罗生门(三/四)|酒茨|

罗生门(三)



游女


清月从噩梦中惊醒。


她慌乱地喘着气,清晨的阳光落在她枕边,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切地将手伸入光芒中。


直到感受到皮肤上的暖意,清月才抬手拂去额上的冷汗。


梦境残留在她脑海中,黑暗中的咆哮仿佛就在耳边,清月抱紧发抖的手臂,又向阳光中挪去。


阳光很快铺满了半间屋子,屋子是几个低阶游女们休息之处。昨日,清月因官府问话暂时不用接客。一两个游女在凌晨时摸回了屋内,这会儿正躺在各自的床铺上熟睡着。


清月悄悄爬起,猫着身子进了偏院。


偏院的角落里在栽着棵杏树,到了深秋,叶子尽都落下。若要看杏花,还需等到来年春天。


清月叹了口气,...

罗生门(二)|酒茨|

作为一个标准的社畜,大概就是在有时间的时候赶快码,永远不知道下次稍微空闲一些是什么时候(本次额度已经用完……惨……)

2. 


阴阳师


“是妖怪所为。”穿着狩衣的老者捋着胡须,说道。


“那么确实是大丞大人的公子了。”草间问道,随即在书卷记录几笔。


“大丞大人十分伤心,命我来把遗体带回去。”


“这可不行。”像预料到阴阳师的要求,草间摇头道。


阴阳师没想会被拒绝,强调道:”是兵部大丞的命令。”


“想要将尸体带出违使厅,除非有别当大人的许可。”看督长推开停尸房的门,说道。


“这是分明是妖怪所为。”阴阳师面露讥讽,“违使厅难道还想抓到妖怪才结案...

罗生门(一)|酒茨|

一直想试试但是似乎有些失败的脑洞,尽量控制在4章内


暂时无法出现名字的酒茨……


罗生门(1)


看督长


“这还真惨啊。”


看督长锁紧眉头,随即扑面而来的恶臭便让他赶忙捂住口鼻。


坐上看督长这个位置后,熊野见过许多尸体的惨状,特别在山间野林里,有被强盗所杀,有被野兽撕裂,也有些遇上了妖怪,但眼前这具尸体的情况,却让他必须极力压住胃部升腾而上的恶心感。


被腐蚀的皮肤粘在黑色的骨头上,只剩下半截上身,胸口像被巨大的树木贯穿,破破烂烂地不成样子,偏偏肉块像放了许久,发出阵阵恶臭。


这具尸体,是今早才刚被附近的樵夫发现。此处虽然是植被繁茂的山间野林,...

月下铃(酒茨)

因为喜欢小动物们蹭蹭,所以忍不住写了一些私设和脑洞

——————————————————————————


(一)


待酒吞童子注意到时,茨木童子离开大江山已经有一段时日了。


————————


彼时明月正好,秋风卷过陡峭光秃的岩壁,发出撕裂般的呼啸声。


酒吞童子靠在暗红的葫芦上,皮肤上的燥热混着妖气蒸腾而上,刚倒入酒盏中,夏末香甜的蜜酒香也未能缓解他的战意。


他刚结束一场战斗,四周仅留下焦黑的岩壁和被风卷走大半的灰烬。


自从和安倍晴明一战后,这是酒吞童子第一次享美酒。


他记忆深处模糊的印象助他寻到此处。密林深处中,封住层层阵法的力量熟悉无比...

迷路的小动物们(黑晴狗)

来自一个回坑的非洲寮主的意外收获。

作为一个微氪养老非洲玩家,20r之后忽然出现的小天狗真是令人意外,是哪家的走失了啊 )

同时纪念同一天领养到的茨球

————————————————

迷路的小动物们


“这可真令人意外。”


安倍晴明的语调里难得带着几分惊讶,阴阳师忍不住用纸扇敲了几下掌心——眼前的景象怕不是幻境吧。


一阵旋风过后,清澈的月光洒在少年黑色的羽翼上,稚嫩的羽翼扑扇几下,拂去已到尾声的夏末燥热。


召唤阵里的小少年也睁大了双眼,随即他嫩生生地大喝一声,霎时几个小龙卷便吹散了庭院里的画卷。


这是个热闹的夜晚。


也许庭院里打扫的小纸片人...

来自远方的房客2

2-1


“我喜欢这里。”Thor赞叹一声,混着些许酒味的果液咕噜咕噜滑过他的喉咙,他向Loki挤了挤眼,将喝空的木桶扔到一旁。

“你不能留在这里。”Loki忿忿地一挥手指,歪斜的木桶滚过一个规整的圆弧,最后跳在角落里堆叠的空桶上。

不过一顿晚餐,Thor就喝光了frigga送来的所有果酒。

那是他们母亲亲手酿造的,用汇入生命树下支流的冷泉水,还有她摘在院子里,精心看顾的金葡萄。她如编织云彩一般祝福压榨出的葡萄汁,又让自己的思念滴入其中。

这段压抑的日子中,仇恨和不满时常蔓延在Loki心中滋长,但是frigga总能让Loki的心柔软下来,偶尔送来的果酒便成了他的收藏品。

稍早的时...

来自远方的房客1

复联3……可怕,把弟弟还给锤哥啦……


来自远方的房客1


1-1


“Thor?”

Loki忍不住伸出手,细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扶上布满焦痕的肩膀——Thor的肩甲碎了大半,破破烂烂地挂在肩膀上,黑色的披风成了一块残留的破布,离Loki记忆中张扬的红色相去甚远。

他曾经的兄长,半跪在被炸碎的地面上,电流围绕着Thor噼里啪啦地响着,若不是Thor拥有雷电之力,Loki甚至以为是那股电流将Thor的半个身体烧得焦黑。

几分钟前,Thor砸进来的瞬间,Loki看见了彩虹的余晖。

——Heimdall 可不像会出这样的错误,Loki尚未来得及出口讽刺,重重...

1.渴望

不知为什么文章忽然自动丢失了,很对不起给我回复的gn们

确信我没有做过删除类的勿操作,不知道有没有人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1. 渴望

Bucky睁开眼。

晨曦的微光勉强透过半透明的白色纱帘洒落在他眼前的薄毯边缘,卧室里仿佛弥漫着一层青色的薄雾,仍然有些阴沉。

他稍稍挪动脑袋,睡意全无。

Bucky一般不会在这时候醒来,现在稍稍早了些,更何况春雨连绵着下了一个礼拜,连Steve都暂时放弃了晨跑。

“Steve?”Bucky轻声说,他想翻个身,但环在他腰间的手臂却纹丝不动,不肯放松。

“不再睡一会?”

声音从耳后传来,暖暖的热气喷在Bucky的后颈上,立刻驱散了清晨的冷意。...

焦糖苹果和冰淇淋3.4(上)

大家新年快乐

挑战羊年的第一个小时写了老冰棍,虽然很少还依旧是无脑傻白甜,但是还是挺开心的,希望大家新年行大运,今年也要好好萌老冰棍们


3.4(上)

  或许是从大陆另一边来的温暖海风总是提前眷顾这儿­­,小镇的早春花节比传统花季要早了一个月,新学校的落成典礼正好赶上热闹的花节,青翠的树林和绿毯似的草地上缀满了生机勃勃的木春菊和嫩紫色的番红花。

   学校的临着沙滩,绘着光影和绿意的矮墙与沙地并行,矮墙上是如水般柔和的森林绿影和森林里的神秘动物们,Steve绘上的童话故事伴随着白色的沙滩,一直逐渐延伸向古老的花园和郁...

焦糖苹果和冰淇淋3.3

三次元地狱…………希望过年前能写完


3.3


不到一个月,南边来的温暖海风拂过小镇,吹走了湿冷的云层。冬日仿佛在一夕之间被撵走,湛蓝的天空清澈得如同被洗过,初春的艳阳落在潮湿的草地和抽出嫩芽的树林间,把午后的茶话会晒得热热的。

Bucky睁大了眼睛,他的视线落在邻居那盖上了厚毯的肚子上,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想摸摸吗?”玛丽勾起嘴角,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腮帮里还装着半个蛋糕的Bucky。

“不行!”她的丈夫赶忙侧过身,半边身体护着自己的妻子,他瞪着Bucky,像只竖着毛的母鸡。

Bucky在安德烈满是防卫的视线下撇了撇嘴,“那么小,摸不出来。”他说着,把...

1 / 3

© 碳烤蘑菇 | Powered by LOFTER